遇见app直播

总管被苏崇反问的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话。

他望向崇国公。

崇国公冷冷一笑,“苏大少爷想在我崇国公府住上几日,未尝不可!”

“崇国公府让我感觉很亲切,如果崇国公不嫌弃我叨扰的话,那我便住上一晚,”苏崇回头道。

“……。”

“一般大少爷感觉亲切的东西,最后都是大少爷的,”杏儿小声对苏锦道。

“……。”

苏锦一脸黑线。

她望着杏儿。

杏儿一脸我没骗。

大少爷铁定是看上崇国公府了。

姑娘霸占镇国公府,大少爷抢了崇国公府,比侯爷的爵位还要高,也算是完成了夫人要求的青出于蓝胜于蓝,皆大欢喜,多好啊。

糖果系女生花容姿态尽显俏丽

杏儿心里美的冒泡,与有荣焉。

只是杏儿说的小声,听见的却不止苏锦一个,还有其他人。

谢景宸扶额。

崇国公府的人则是脸色青沉。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小小东乡侯府也敢动抢崇国公府的心思,也不怕吞进肚活活撑死他们!

屋子里的气氛安静的有些诡异。

苏崇主动登门赔礼已经叫人诧异了,他居然还主动要求在崇国公府住一晚,他到底想做什么?

没人琢磨的透他是怎么想的。

一时间没人说话。

苏崇皱眉道,“现在可以带路,让我去给崇老国公赔不是了吧?”

又是一阵安静。

崇国公眼神冰冷,“带他去!”

总管领命,对苏崇道,“苏大少爷请。”

苏崇抬脚便走。

等他们出门,崇国公世子冷笑道,“我还从未见过这等狂妄不怕死的人!”

崇国公眼底浮起一抹杀意。

再说苏锦他们,出了屋后,苏锦望着苏崇道,“大哥真的要在崇国公府住一晚?”

“话都说出去了,怎么能反悔?”苏崇道。

“大少爷就不怕他们弄死啊,”杏儿忍不住道。

“他们应该不敢这么明目张胆,”苏崇道。

“万一给下毒呢?”杏儿道。

“……。”

崇国公府的总管瞥了杏儿一眼,这丫鬟是没带眼睛出门吗,他是崇国公府管事。

说话也不知道避讳他一点!

又是弄死,又是下毒,她这是敲打崇国公府,还是在替崇国公府想好怎么出气?

正走神,就听苏崇来了一句让他外焦里嫩的话。

“我进了崇国公府,一晚上没回去,娘应该会担心我吧?”苏崇眼底有淡淡的忧伤。

“……。”

苏锦和谢景宸齐齐黑线。

崇国公府的总管心口一堵。

还以为他这么不把崇国公府放在眼里,是多么的狂妄自大,敢情是想他娘担心他。

这样不省心的儿子,居然没有被他爹娘打死。

不过做娘的也叫人无语,明知道东乡侯做的事有多招人恨,还敢把儿子塞过来。

这儿子该不会不是亲生的,东乡侯夫人在借刀杀人吧?

除此之外,崇国公府管事的实在没法解释东乡侯夫人的做法。

“大少爷说这话,要叫夫人知道,能活着回去,也会被夫人打个半死的,”杏儿道。

“……。”

咳咳!

苏崇四下张望,打圆场道,“我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决定在崇国公府住一晚的,这地方确实叫我感觉亲切,我感觉我应该住在这里。”

杏儿看了苏锦一眼。

看吧,我猜的一点没错,大少爷真的惦记崇国公府了。

不过这地方确实不错,比东乡侯府大,也比东乡侯府气派,就看到的部分,一点都不比镇国公府差。

一路往前,苏崇都在张望。

崇国公府管事的几次怒火涌上心头,一个毛头小子就敢觊觎崇国公府,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还有东乡侯的女儿,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才嫁进镇国公府没几天,就想霸占镇国公府了。

真不愧是土匪,靠打家劫舍过日子的,看到好东西就控制不住的蠢蠢欲动。

可惜,这一回他们一家子踢到的是铁板。

只怕啃不下肉,还要崩掉他几颗牙!

又走了会儿,才进了间院子,然后直接进屋。

一进门,一股淡淡的药香传来。

一小厮正扶崇老国公起来,一旁还有一丫鬟,手里端着托盘,托盘里摆了碗药。

崇老国公形容消瘦,脸色苍白。

苏锦和苏崇都没见过他,但谢景宸见过,心中惊骇,如果不是知道这是崇老国公,隐约看出来点模样,这要换个府邸,他还真不认得了。

总管给崇老国公见礼,然后看向苏崇道,“这位就是东乡侯的长子,替东乡侯来给老国公您赔不是的。”

崇老国公眼神混沌,但在看到苏崇的一瞬间,眼神清明了几分。

他努力抬手,但也只抬起来根食指。

苏崇上前,作揖见礼,然后道,“家父并非有意打断崇国公一根肋骨,只是他武功高强,出手快狠准了点儿,抢了铁骑的马,是为了尽快把粮草送到边关,家父性子急,还望崇老国公见谅。”

总管脸都紫了。

这是赔礼道歉吗?

这是来气人的吧!

东乡侯出手快狠准,他们国公爷出手不够敏捷,才会被打断一根肋骨,这是要把老国公爷活活气死才罢休吗?

苏崇说完,多看了崇老国公几眼。

崇老国公说不了话,只望着他。

苏崇有些头大,他不知道自己的赔礼人家满不满意。

但这已经是他能赔礼的极限了。

他可是为了赔礼都撒谎了,够诚心了吧?

他娘交代的事还真是不好办。

崇国公府管事的道,“苏大少爷的赔礼,老国公怒气未消,请回吧。”

苏崇瞅着他,“是怎么看出来老国公怒气未消的,我怎么觉得他挺高兴的?”

总管嗓子一噎。

他是没觉得老国公怒气未消,但他是怎么觉得老国公高兴的?

几年了,老国公就没高兴过!

总管直接戳破苏崇的信口胡诌,“我倒是好奇苏大少爷是怎么感觉到国公爷高兴的?”

“当然是凭感觉的,”苏崇道。

“……。”

“既然能感觉到国公爷怒气未消,那问问他,他现在心情如何,”苏崇看着总管道。

“如果问不出来,我就当他接受我的赔礼了。”

“……。”

没见过这么狡猾的!

看来不让他亲眼见见,他都不会死心。

崇国公府总管凑到床前,问道,“老国公爷,如果您心情愤怒,不满意苏大少爷的赔礼,您就眨两下眼睛。”

崇老国公眼睛没动。

总管,“……。”

杏儿问苏锦道,“姑娘,这么半天,崇老国公都没眨眼睛,他是不是向着大少爷的?”

苏锦扶额。

这可能吗?

杏儿性子急,凑到床边道,“老国公爷,您要是高兴,您就眨两下眼睛。”

和之前一样。

崇老国公还是没什么反应。

“这方法不管用,”杏儿泄气道。

总管郁闷,眨眼睛是他们和老国公交流的唯一办法。

平常百试百灵,怎么今天就不管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