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一个免费黄片

最新网址:.

付拾一今儿的早点摊子直接进了衙门。

守门的衙役已经麻木了:付小娘子是自己人,那么她的早点摊子也是自己人。

然后付拾一就在验尸房外头切卤肉。

并且还抓了两个壮丁。

刚睡醒的师兄弟两个被一人手里塞了一把菜刀,一个菜板。

两人都懵了。

徐双鱼打了个哈欠:“付小娘子这是要做什么——我和师兄不会做饭。”

付拾一叹了一口气:“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一日之计在于晨——”

徐双鱼认真的想了想:“那虫为什么要早起?早起不是被吃了吗——”

付拾一:我竟无言以对……

钟约寒倒是有了一丝丝的冷静,试探着问了句:“要让我们帮付小娘子出摊?”

90后清纯美女生活照 甜美优雅文艺十足

付拾一:……我是那剥削劳动力的黄世仁吗?

付拾一耐心解释:“别小看切菜,切得又匀又薄,有助于咱们掌握力道,让手上更稳。”

钟约寒一脸狐疑。

徐双鱼倒是乖乖点头:“哦。所以我们要练习切菜?”

付拾一笑眯眯点点头,将那一只已经完看不出本来面目的小奶猪端出来:“今天就开始!”

钟约寒,徐双鱼:付小娘子你真的不是让我们帮你出摊?

付拾一一本正经:“我也是为了你们好。”

钟约寒和徐双鱼两个半信半疑的开始了。

不得不说,两人毕竟是有天赋的仵作,刚拿起菜刀的时候,两人还笨拙又缓慢,没要两刻钟,两人就摸到了门道,速度快了,肉片也更均匀了。

付拾一满意点头:“对,就是这样。”

然后她就开始去支锅烙饼。

王二祥是闻着味过来的,虽然这地方让他有点儿不大适应,但是肚子里的馋虫还是让他屈服了:“什么好吃的?”

付拾一笑眯眯:“那猪肉是衙门做实验剩下的,肉自然是不要钱的。不过,饼却得要要钱。五个钱一个鸡蛋饼——”

王二祥顿了顿,艰难的夸赞:“付小娘子真会做生意。”

付拾一也点头:“价格公道,童叟无欺。炭火钱和香料钱,我就权当请大家吃饭了。”

钟约寒一个没忍住,顶着万年冰山脸:“付小娘子真大方。”

徐双鱼不小心说漏了:“那香料不是拿着买猪仔杀价杀下来的银子买的吗——”

付拾一面无表情提醒他:“要不是我杀价,这个钱也是花掉了。”

谢双繁捋着胡子过来:“好香啊,什么花掉了?”

付拾一笑眯眯:“肉是县衙的,饼得买。师爷吃早饭了吗?要不要来一份鸡蛋饼夹肉?今天这个肉很香的!”

谢双繁看着那红红亮亮,散发出一股勾人香味的肉:“好啊。”

顿了顿,忽然想起来:“就是昨天那个猪仔?”

付拾一点头:“物尽其用嘛。不过吃了药那个猪仔丢掉了,师爷放心。”

谢双繁来了一份。

一小盆肉,分到每个人头上,也就二两不到。折合不到五片。

不过是真香。

咸香扑鼻,入口软嫩,回味有些鲜甜。就连猪皮都是弹牙的口感。

谢双繁连连点头:“这手艺,比宫里御厨都要不差了。”

王二祥憨憨的问:“谢师爷吃过宫里的饭菜?”

谢双繁直接给他一个后背:我懒得和你这个没文化的人说话!

衙门点完名,所有人都蜂拥到了验尸房这边。

然后一人捧一个饼,啃得喷喷香。

李长博姗姗来迟,付拾一立刻端出了后臀肉:“李县令,这是特意给你留的。”

李长博有些不好意思:“这……”

付拾一说漏嘴:“横竖是你银子买的,不必客气。”

李长博:……

大家都笑:“李县令尝尝,付小娘子这个肉不知道怎么煮出来的,特别香!”

付拾一算是看出来了,他们都有点儿不怀好意,迫不及待想看看,李长博捧着饼站在院子里吃的样子——毕竟,李长博平日都是斯文有礼,讲究细致,十分注意个人形象。

付拾一也跟着起哄:“李县令别不好意思,大家都有。入乡随俗嘛——”

李长博斜睨付拾一:到底是谁该入乡随俗?好好一个衙门,整个被带坏了。

不过方良都沦陷以后,李长博还是听从众人建议,拿起付拾一做好的卷饼啃了一口。

味道的确是十分好。

李长博细细咀嚼,渐渐品出滋味:“香料的味道融合如此之妙,恐怕是秘制配方。付小娘子的手艺,连宫中御厨都要自叹弗如!”

这么高的赞誉,一下子让付拾一有点脸红:“真的呀?”

李长博肯定点点头:“真的。”

谢双繁忍不住郁闷:我说这话没人信,李长博一说,你们一个个跟着点头是什么意思?!

众人:毕竟李县令是吃过御膳的人!他说的,肯定是真的!

不过让大家失望的是,李长博这个卷饼吃下来,依旧是斯文秀气,雅致悠然——跟他们还是成为了鲜明的对比。

付拾一暗暗点头:李县令果然不愧是世家子弟。佩服,佩服。

吃过早饭,李长博便下了令:“今日,我去调几近几年的悬案卷宗,咱们过一遍,看看别的地方有没有这样的案子发生过。”

付拾一心中微动,下意识的就建议:“李县令或许还可以将近十年的悬案都调过来,有些案子,说不定我能帮您破。”

李长博看一眼付拾一。

付拾一脸上是诚恳。

李长博犹豫:“如此你会十分劳累。”

付拾一更诚挚了:“为陛下和您,以及天下百姓服务,是我的荣幸和使命!”

李长博唇角都忍不住勾起来,随后纳闷:付小娘子到底是从哪里学来这一套一套的话?简直让人招架不住!

不过,李长博不得不承认,付拾一的提议让他心动。

于是,李长博微微点头:“嗯。”

付拾一差点心都蹦出来:如果是这样,那么那个案子,会不会也一起被找出来?如果能借由这个目的,重新调查——

李长博咳嗽一声:“那接下来就辛苦付小娘子了。”

付拾一更诚恳了:“不辛苦,不辛苦。能做这种事情,我心里比蜜甜!”。

李长博:……好吧。

最新网址:.